天津宏飞代孕公司
网站banner图片

文章图片

  • 怎么自己数胎动_老婆不代孕改怎么办
  • 代孕能不能吃茴香大料_代孕一个月如何打掉
  • 尿酸高吃什么能降:产生尿酸高的原因_代孕拖地
  • 孕早期如何放松自己_如何生孩子过程
当前位置:天津代孕 > 代孕信息 >
他结婚一年,我做了一年的第三者 | 彩虹之上
来源:http://www.hfsc360.com  时间:19-05-08 10:38
摘要: 这是石墙酒馆,通过邮件采访的,第五位同志。本栏目,旨在真实反映普通同志的生命状态。他一再重复他很后悔,可是,就算时间真的往回走了,他只是会重复这个决定而已。这恐怕

  

  这是石墙酒馆,通过邮件采访的,第五位同志。

  本栏目,旨在真实反映普通同志的生命状态。

  他一再重复他很后悔,可是,就算时间真的往回走了,他只是会重复这个决定而已。这恐怕就是后悔最让人痛心疾首的地方,即使让你提前知道全部结局,在同样的过去,也只会同样的再经历一次。

  2017年3月,虽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松(化名)的每一天,却都像被冷冻过一样寒冷。“他们是16年相亲认识的,家里互相熟悉,他一直告诉我,是应付他爸妈才去的,可是年后,忽然又说要结婚了……”

  墙:听到这个消息,有想过分开吗?

  松:他说,可以继续在一起,他结婚只是演一场戏,和我才是相爱的。

  2012年,松开始了大学生活。

  扛着被子和日用品,来到了新的宿舍。宿舍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,有点破,有点旧,没有独立的卫生间,没有空调……他还没来得及抱怨,就听见对门的宿舍有人喊,“我不上了,我要复读,这破地方……”那就是松跟梧(化名)的第一次见面。

  “他完全说出了我的心声。”松忍不住往对面看了一眼,那个男生一下子就打动了他,“真的很帅,特别帅,就是和这种破地方不搭的帅。”可抱怨终究是抱怨,没有几个人能有勇气去把抱怨变成一种抗争,他们都留下了。

  松在寝室最靠里的位置,梧也一样。松经常把寝室的门敞开着,他说要通风透气,心里想的,却是给对面的人,提供串门的机会。两个寝室的人不同院系,平时没有什么交集,所以隔了半学期,也没人过来串门。

  “我知道他也会看我。”他们经常坐在自己的书桌旁,隔着一个楼道,六个床位四目相触,也有时候在洗漱室,在楼梯间,在洗衣房。

  一个学期过去了,寒假回来,松发现,梧和寝室老三是一起到的,原来他们在火车站发现彼此是老乡。“我激动坏了。”梧开始时不时的来寝室找老三,老三的床位就在松背后,也是从那天开始,松的位置永远都是寝室最整洁的,他还在书架下面多放了一面小镜子。

  很快松就找了一个话题搭上了腔,他发现梧总是积极和他回话,“一个人如果喜欢你,眼神是不一样的,你一定能感觉的到。”很快,即使寝室没有老三,梧也会过来,他们黏在一起,“那是最无忧无虑的日子。”

  一个学期快结束了,夏天的一个晚上,梧过生日,酒过三巡,“我坐在他身边,他凑到我耳边,跟我说,晚上别回寝室睡。”这声耳语,让松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他知道他们俩要进入另一种关系了。没有告白,没有对性取向的猜测,“缘分吧,我当时只能这么解释。”

  墙:那么到现在,在一起已经五年了吧。

  松:嗯,五年两个月七天。

  2015年,松和梧毕业了。

  梧的父亲给他安排了工作,“他们家有个小公司,一毕业他就去上班了。”松也到了梧的城市,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。从那时候开始,梧和松便生活在一起。“是真的幸福,如果能回到那时候,什么都可以换。”

  可有一天下班,梧回来之后总是神色紧张,“他一开始说单位应酬……”两个人相处久了,谎言就显得太单薄了,一个眼神,一个语气,都会让撒谎的人原形毕露。“我知道他没说实话,我又不想问,就有点生气吧。”梧看出松的情绪,跟他说了实话。那个女孩叫玲(化名),是梧的父亲,在生意上一个朋友的女儿,有次应酬的时候,对方家长一下就相中了梧。两家人一合计,哪哪都合适,所以就安排了那次相亲。

  “他说不可能的。”松是相信梧的,因为他们在一起那么幸福,那么和谐,两个人的小家四处都洋溢着温馨。只是,中间有几次,梧又撒谎了,“也不能说是撒谎吧,他们两家有生意上的合作,遇到也很正常。”应酬还是约会,已经分不清楚了,松也就不在意了。

  那时候,梧总是会跟他说一些玲的糗事,总是告诉他,玲完全比不上他,总是把玲送给他的礼物带回来,说她的品位又多差,松很骄傲,这种骄傲,让他忘记了嫉妒,忘记了去想,是否应该对男友的这些行为做新的思考。

  墙:当时你会觉得玲是第三者吗?

  松:那个时候,只是笑她做什么都没有用。

  墙:当梧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你完全没有站在一个男朋友的角度去想过,自己的男友在跟一个女人约会吗?

  松:觉得没有可能,他只是为了应付家里。

  

  2017年3月,梧要结婚了。

  当松听到这个消息时,梧的婚礼只有一个月就要举行了。他完全不知道,他和玲已经进展到了这个地步。“他说,是女方家里一再要求。”松很受伤,他开始感觉到爱情分裂的疼痛,这种疼痛才刚一开始发作,他就想缴械投降了,因为过往的美好,让他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痛苦。

  梧告诉松,在他心里,爱的人只有松,“他一直哭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哭,我也哭,世界末日一样。”一句我爱你,便抚平了松心中的伤痕,他既然害怕分开,那么就不分开,他把所有的过错,全部指向了玲。“那时候,就是恨她,恨她为什么要出现,为什么非要嫁给梧。”

  松最好的一个朋友,劝他分手,那个朋友告诉他,一点代价都不愿意付的爱,是不值得相信的。松拉黑了那个朋友,他觉得自己的生活,别人不懂。“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就行了,一想到要分开,接受不了。”

  梧结婚那几天,松请假回了老家。也许,人在最疼的时候,才会想起自己出发的地方吧。

  “我不想自己在那个房子里住。”一个熟悉的地方,忽然少了一个重要的人,一个人买菜,一个人做饭,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,一个人睡着。松做不到,他一直等到梧度完蜜月回来,才又回去。“那天晚上,我们又在一起了。”

  他们激烈的拥抱,激烈的亲吻,渴望已经燃尽了所有思想。“我这样讲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贱……”松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兴奋,一种偷盗者的兴奋,他觉得自己又把梧偷了回来,他觉得玲就像一个傻子,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老公被他偷了回来,可他却忘了,躺在他身边的人,原本就是自己的男朋友。

  这种兴奋并没有维持多久,当两个人的相聚,除了身体的相亲,再无其他的时候,爱便悄悄地溜走了。“话题变少了,每次完了,他也就走了。”

  梧的世界,松再也不了解了。因为梧有了另一个家,而且那个家是那样完整,那个家受到那么多人的祝福。他们见面,却只有短短的一两个小时,他们每次的微信,也可能忽然就断掉,电话不敢打了,松开始明白,梧想要维持的那种关系,不是他想要的关系。

  墙:是最近这一年,才有所感悟吗?

  松:一个人的时候多了,就开始想事情了吧。

  墙:还会怕分手吗?

  松:觉得该承受的就应该承受。

  墙:对玲呢?

  松:不好说。

  

  2018年4月,松梦见了玲。

  松看过玲的照片,那是梧第一次相亲之后,松硬要看的,玲很美,这让松自然就把她跟狐狸精结合起来。他不知道玲是一个怎样的人,他只是恨玲,他只是和梧一起嘲笑玲,他恨不得有一天,玲能从这个世界凭空消失。

他结婚一年,我做了一年的第三者 | 彩虹之上

  可是玲没有消失,玲代怀孕了。梧兴奋的在朋友圈发了孩子产检的照片,“我从来没有看过,他发跟玲相关的照片,现在想想,也许,他设置了分组可见吧。”也许吧,总之,欣喜若狂的梧,似乎忘了他之前的承诺。果然,很快松又看不见那组照片了,可能梧终于想起来了吧,想起来还有个人,默默的看着他的世界。

  “我忘不了那张照片,她笑的特别,祥和吧,就是,你看到之后,不会觉得那是一个不好的人。”松看到玲微微隆起的肚子,微微低下的头,嘴角微微扬起的笑,微微闭着的眸子,松仿佛看到了一位慈爱的母亲。

  那天晚上,松梦见了玲,松梦见自己成了玲,他梦见自己代怀孕了,他梦见梧陪着他去医院,他梦见另一个人冲到了医院,那个人要抢走梧,那个人面目狰狞,那个人就像一个贪婪的恶魔,那个人长得好像松。

  墙:你是因为自责,选择分手吗?

  松:不全是。

  墙:从不想分手,到主动要分手,你觉得是什么变了呢?

  松:是我吧,看世界的角度,不同了。

  墙:这就是成长吧。有什么话,想跟酒馆的读者讲讲吗?

  松的话:第一,不要拉黑好朋友。第二,不要怕承受疼痛。第三,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想一想。第四,美好的回忆值得保留。第五,如果结婚是他的选择,就离开吧。

  松说,他最悲伤的时候,和家里出柜了,父母接受了他,而且给了他最大的安慰,松已经回到了自己出生的那座城市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
  彩虹之上,只讲真实的同志人生,下周再见。

  往期回顾:他的青春,在直男的迷宫里左冲右突 | 彩虹之上 | 周六的同志人生